今日議題
  主持人:林圳
  嬰兒安全島驚現死嬰
  23日中午,一名夭折的嬰兒被遺棄在廣州市社會(兒童)福利院的嬰兒安全島門口。據市福利院院長徐久介紹,棄嬰者乘坐一輛的士來到嬰兒安全島門口,將孩子放下後,車子絕塵而去。據悉,市福利院保安已及時記下的士車牌,目前警方已介入,並定性為惡意拋屍。
  此事發生時正值中午,並不是嬰兒安全島的開放時間(晚上7時——次日早晨7時)。對此,徐久表示非常意外:“這與原來開設嬰兒安全島的願望不相符合。”徐久表示,開設嬰兒安全島是本著生命至上,保護孩子生命的願望,而且福利院一直強調,遺棄孩子是違法行為,“尤其是白天來遺棄孩子,這在此前很少見,我們考慮下一步會出台相應的措施,加強對嬰兒安全島的監管。”
  三員議事
  相信這是極個別的行為
  特邀議員
  林琴西
  相信這是極個別的案例,嬰兒安全島之設,正是要減少沒有出路的父母的溺嬰行為。尤其是我們的法律法規沒有給一些實在無法撫養嬰兒的母親以一定的法律出路的情況下,棄嬰島之設實在是不可或缺的。為什麼在美國不需要嬰兒安全島呢?因為它有一個“避風港法案”,允許父母在嬰兒出生72小時之內,依法以匿名方式、併在安全的地方(如警察局、醫院、慈善機構)放棄嬰兒。
  嬰兒安全島的尷尬
  特邀議員
  何龍
  嬰兒安全島是看護人性的“島嶼”,更是暴露惡劣人性的“島嶼”。設立這樣一個安全島,正是基於它的周邊存在危險的人性。西方有一些人不遠萬里來中國收養殘疾兒童,而我們卻遺棄自己的骨肉,兩相對比,令人扼腕長嘆。
  但嬰兒安全島不應僅僅成為收留棄嬰的地方,更應成為收留人性和守護法律的地方。對那些惡劣棄嬰者,應該繩之以法。但如果這樣做,那些想棄嬰的人又不會把嬰兒放到安全島了。
  在人性嚴重受損時,我們無法避免難以兩全的尷尬。
  安全島的倫理悖論
  特邀議員
  小喬
  安全島成了棄屍島,顯然背離了其初衷,令人憤慨。但亦如安全島之設立本身,即引發無數爭議一般,是承認棄嬰安全島的現實,抑或其他,倫理的悖論或許永遠扯不清。安全島的設立,不是鼓勵棄嬰,也不致縱容不良父母的增多。其初衷只是,我們禁絕不了遺棄的行為,但可以改變遺棄的結果。
  棄屍的性質已然全變,一個生命的結束,需要警方去追查其中原委。但這樣的追查不應該施之於棄嬰者身上,否則,安全島就會讓人望而生畏。
  (原標題:大城小議)
創作者介紹

id31idls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