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提示|7月28日,國家信訪局通過媒體表示,備受關註的“訪民報社門口集體喝農藥”事件調查結果已經公佈,目前涉事地泗洪縣縣委書記、泗洪縣常務副縣長等14名相關責任人被處以黨紀政紀處分(詳見本報昨日報道)。
  7月16日事發當天,記者赴泗洪縣展開調查。調查發現,7名上訪群眾都遭受了強拆,對政府補償嚴重不滿。他們都曾被當地政府抓進了信訪學習班,被套黑頭套、毆打、罰站、不給飯吃、侮辱等。
  走出信訪局大門幾十米他被扭進車押回泗洪縣
  江彥君因上訪五次被抓,三次被送進了信訪學習班。提及在學習班的悲慘經歷,江彥君情緒激動,一度哽咽。
  2009年年初,因房屋拆遷與泗洪縣拆遷辦一直談不攏,雙方的賠償金額出入較大,江彥君開始到市裡、省里上訪。其間,他家被斷水斷電,有人放水淹了他家,房屋後牆水深近一米。
  當年5月5日,他到位於北京的國家信訪局上訪,走出信訪局大門幾十米後,有輛車跟了上來,跳下幾個人將他扭進了車裡。
  “你們是什麼人?要乾什麼?”
  “別問我是誰,我是土匪強盜。”一個大高個喝住他。
  江彥君後來才知道,這個人是泗洪縣信訪局常駐北京的工作人員李理。
  一起被押送的還有七八個人。路上,江彥君一個勁兒地要求上廁所,沒人理他,出了北京,他被放下來上廁所,4個人看著。
  江彥君說,我一泡尿把他們嚇壞了,這泡尿足有五六個人的尿量。他們說,再晚一會兒,估計我的膀胱要炸了,那他們就倒霉了。
  江彥君在被押回泗洪的路上,他的姐姐陪著74歲的老母親簽了拆遷補償協議。
  之前,江彥君曾因上訪被關進學習班十幾天,家人都快急瘋了,這次聽說又被抓了,母親怕他再受苦,就簽了協議。
  回到家,江彥君就和姐姐、母親翻臉了。2009年9月3日,縣委常委、副縣長劉加利帶隊,拆遷人員扭住江彥君的胳膊把他帶進一輛車,牢牢壓在車廂地板上,並把他的母親架走,把他家中東西扔在了大街上。隨後,推土機轟隆隆推倒了他的家。
  拆遷結束後,他被放了出來,母親和家裡的東西一起被送進了一所毛坯房。
  信訪學習班裡不讓吃飯不讓睡覺還挨打受辱
  江彥君再次到北京上訪,這次又被抓了回來,直接送進了學習班。
  江彥君說,一進縣城他就被套上了黑頭套,帶進一個院子。院子有兩道鐵門,他下車後被送進了一間黑屋子,搜了身,抽掉了皮帶。4個青年人上來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你還挺能的,讓你到北京去上訪”。
  挨了十多分鐘打,江彥君被要求面對牆站著,手裡端了一臉盆水,因為被打得流鼻血,看守要求他低著頭,把鼻血接到臉盆里。等血流完了,要求他把臉盆里的血水喝下去,不喝就打,喝完為止。
  此後連續三天,他被要求一直立正站著,不准靠牆,不准睡覺,不給飯吃。晚上困得實在不行了,腿軟打盹會跪倒在地上,一旦發現,又一頓毒打。
  第四天開始,一天給半個饅頭,給一個小板凳,晚上可以趴在板凳上睡覺。連續幾天沒吃飯,江彥君站著時必須手提著褲子,否則褲子會掉下去。
  有時讓他蹲馬步,有時讓他頭抵著牆,罰站、罰跪,看守人員故意辱罵他。
  上廁所要打報告,“報告政府,我要上廁所,報告政府,我要喝水”。
  後來慢慢不打他了,開始思想教育他,“你還告不告了?告訴你,就是劉加利讓我們打你的,你到哪都告不贏”。
  被關了10天后,江彥君被放了出來,後來他又被關進去一次。2013年9月23日,張家友、蔡福喜、王躍、楊玉蘭、徐麗華等10人到南京上訪,在省信訪局,一直要求信訪局工作人員保證他們回去不會被關。
  宿遷市信訪局駐省工作人員周某給他們寫了一個紙條,讓他們帶給泗洪縣信訪局,紙條上“請縣局對上訪者多關照”。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泗洪縣信訪局果然對他們很“關照”,直接把他們送進了學習班。
  喝農藥的7名訪民都被抓進過信訪學習班
  2013年9月24日凌晨,泗洪縣信訪局的裴勇、青陽鎮副鎮長張家營、鎮紀委書記陳殿軍和旗桿村支部書記王衛東等幾十人,強行將他們帶回橋北派出所進行審訊。審訊結束後將3個高齡老太太送回家。而剩下的幾個人卻被戴上黑頭套,關進了學習班。張成梅擔心回去再被送進學習班,留在南京躲過一劫。
  在那裡,他們和江彥君一樣遭受了非人待遇。記者調查發現,在學習班,上訪者每次都要遭受同樣的程序,黑屋子,先進去一頓打,不給飯吃,不准睡覺,罰跪、罰站、侮辱、恐嚇,直至同意不再上訪,在空白協議上簽字。
  怕訪民出意外,信訪學習班工作人員對年老體弱者格外關註,也會為他們量血壓,給點藥吃。
  據調查,此次去北京喝農藥的7人,加上江彥君、張家友,都被抓進過信訪學習班。
  泗洪縣委常委、青陽鎮黨委書記石紹斌否認抓這些人進學習班的事實,“我是去年11月才來的,我來之後就再沒把人送進學習班”。
  江彥君說:“我們下崗了,房子被拆了,告狀又被抓回來打,有冤無處申,真的是走投無路了。”
  信訪學習班讓政府與群眾對立
  上世紀90年代中期,江蘇宿遷市沭陽縣因上訪者太多,創辦了信訪學習班。該做法在全市推行。因為息訪有術,許多地方開始學習宿遷的維穩經驗。
  2009年3月30日,中國青年報刊發了《江蘇響水:上訪者被強行抓進了學習班》,報道了信訪學習班的真相。該報道得到了中央領導和時任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的批示,要求徹查信訪學習班。
  報道刊發後,鹽城市信訪學習班一度停辦,但泗洪縣的信訪學習班卻仍在辦。
  泗洪縣信訪學習班曾多次被媒體報道,2011年10月,國家信訪局曾派人到泗洪調查,泗洪縣給被關押過的訪民每人一兩萬不等的封口費,僥幸過關。2011年11月5日,《南方周末》刊發報道《調查組要來了》,報道泗洪縣矇騙上級調查的事件。
  雖然被老百姓、媒體廣為詬病,但泗洪信訪學習班卻堅持在辦,據媒體調查,每年被關進學習班的多達兩三百人。
  拆遷工作被稱為“天下第一難”,信訪學習班成為泗洪縣鄉鎮幹部們解決拆遷矛盾的主要手段,“信訪學習班”的“辦學”口號是:“同不同意,進了學習班都會同意”。
  一位官員坦言,這種急於發展不顧百姓利益的做法,最終將導致政府失信,與百姓徹底對立。如果政府以剝奪百姓利益謀求發展,這樣的發展又有什麼意義,不能因為急於發展而忘了發展的目的。L
  據《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7名訪民均在信訪學習班內遭辱)
創作者介紹

id31idls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