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鳳
  巴西社會黨8日宣佈,該黨的總統候選人席爾瓦(MarinaSilva)將退出並轉而力挺目前支持率排名第二位的內維斯(AécioNeves)。這意味著26日的巴西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將由三足鼎立變成兩強競逐。
  2200萬名席爾瓦的支持者也很有可能將選票轉投內維斯,對謀求連任的巴西現任總統羅塞夫來說,壓力陡然倍增。
  支持率第三者退出
  據路透社報道,在5日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中位列第三的席爾瓦退出後,可能會在當地時間9日公開力挺內維斯。
  席爾瓦的支持對於內維斯來說至關重要。在第一輪投票中,內維斯的支持率為33.6%,而羅塞夫為41.6%,兩者之間的選票數量相差不過800萬左右。
  “環保鬥士”席爾瓦希望通過結束內維斯所在的社會民主黨和羅塞夫所在的工人黨之間的兩極分化,從而改變巴西政壇格局。
  席爾瓦成長於亞馬遜河沿岸的貧困家庭,上世紀80年代步入政壇。在前總統盧拉任內,席爾瓦曾任環境部長。在她任職期間,數百人因破壞環境被捕,巴西森林濫伐現象大幅度減少。然而,由於在環保事務上的堅決,使她與經濟部門的利益產生衝突,並最終辭職而去。
  今年早些時候,席爾瓦接受社會黨原候選人坎波斯(EduardoCampos)的邀請,作為他的競選搭檔,以社會黨副總統候選人身份加入大選。但是,坎波斯8月不幸在一場空難中離世,席爾瓦由此接替坎波斯,被正式推上競選總統的舞臺。在隨後的民意調查中,席爾瓦的支持率開始一路飆升。
  其引人註目的成長經歷似乎能讓她在窮人中贏得更多的選票。但是,由於她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改變看法而遭到競爭對手的質問,羅塞夫也公開質疑她在沒有傳統政黨的支持下是否有能力治理國家,席爾瓦的支持率因此迅速下跌。
  精英候選人內維斯
  與席爾瓦截然不同,內維斯來自巴西較為富裕的南部省份,在巴西南部工業化和農業發達地區支持率較高。他在社會黨總部向該黨已故領袖坎波斯致敬時說:“現在,他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他的承諾也成為我的承諾。”
  社會黨參議員羅爾萊姆博格(RodrigoRollemberg)表示,之所以支持內維斯,是因為過去4年來巴西在羅塞夫政府的治理之下經濟發展陷入停頓,迫切需要換一個新面孔。
  內維斯也正尋求在巴西久負盛名的坎波斯家族的支持。坎波斯是巴西東北部伯南布哥州(Pernambuco)的前任州長。本次競選時,席爾瓦在該地區贏得的200萬張選票正成為羅塞夫和內維斯雙方爭奪的對象。
  巴西商業學校Insper政治學者梅洛(CarlosMelo)說:“有了席爾瓦和坎波斯家族的支持,內維斯就能在巴西東北部等較為貧窮的地區瓜分不少選票。而在這些地區,羅塞夫因為她實施的一系列社會項目,民意支持率原本很高。”
  羅塞夫擁有巴西工人階層的廣泛支持,外界認為,這要歸功於她的前任盧拉在領導經濟方面的成功及推行的社會福利政策。在競選活動中,羅塞夫將受巴西富人支持的內維斯描述為一位不瞭解數百萬名窮苦人民需求的候選人。
  聖保羅咨詢機構MCM的政治顧問里貝羅(RicardoRibeiro)說:“內維斯的問題在於,他表現得太像一位社會精英,很難將自己推銷為一位能為窮人謀福利、管理經濟的最好人選。”
  羅塞夫的窘境
  羅塞夫8日開始穿梭於東北部省份,試圖保住她的支持率。她在談及內維斯所在的社會民主黨1995年~2002年執政期間採取的緊縮政策時表示,內維斯如果勝出的話,巴西經濟將會陷入衰退,失業率上升,工資收入也會下跌。
  不過,投資者對羅塞夫這一說法似乎不能苟同。本周早些時候,由於內維斯有望打敗羅塞夫,股票價格一路飆升,巴西貨幣也不斷走強。
  巴西目前緊張的大選局勢反映了這個資源豐富的國家未來的不確定性。4年前,巴西GDP增幅達7.5%,這種繁榮如果持續,將有望使數百萬人擺脫貧窮,加速經濟發展。
  然而,巴西經濟目前正在經歷一場巨大的轉折。自羅塞夫執政以來,通脹率不斷上升,製造業競爭力下滑,消費者信心被削弱,大宗商品熱潮逐漸消退。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因涉嫌挪用公款和其他醜聞而陷入困境。羅塞夫也因此遭受指責:其拙劣的經濟政策致使該國一度繁榮的經濟陷入衰退。
  雪上加霜的是,去年大約100萬名中產階級人士走上街頭,抗議羅塞夫政府治理不力,指責的話題從醫院和學校設施不齊全到腐敗成風,甚至連舉辦巴西世界杯都因為耗費115億美元而被詬病。
  8日,對於羅塞夫來說,更是煎熬。據《華爾街日報》的消息,當天巴西通貨膨脹率達到近三年來最高點,這導致巴西政府明年提高利率的可能性增大。國際評級機構穆迪甚至對巴西發出債務評級下調的警告。
  雖然羅塞夫及其支持者將經濟下滑歸因於國際形勢的不穩定,但其民意支持率急劇下跌,暗示了她所在的左翼工人黨有可能在執政12年後將總統寶座拱手讓人。
創作者介紹

id31idls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